推广 热搜:

钻石豪门剧情分集介绍(钻石豪门第二十二集剧情)

   日期:2022-01-14 20:33:13     作者:动物百科网    浏览:87    
核心提示:钻石豪门第二十二集剧情我忘了,Sorry,但是我看过这部电视剧钻石豪门的剧情简介民国初年,临江县城…这一晚,大会堂座无虚席,

钻石豪门第二十二集剧情

我忘了,Sorry,但是我看过这部电视剧

钻石豪门的剧情简介

民国初年,临江县城…这一晚,大会堂座无虚席,工商大老和地方仕绅全聚集在此,参加“筑堤修坝募款义演晚会”。主办人是大发面粉厂的老板于伯涛,义务演出的是京剧小有名气的青衣“筱菊花”,和她所属的“大江南剧团”。

演出获得空前的成功和回响,也募集到筑堤修坝的费用。县长代表全体县民致谢词,并宣布今晚的演出是筱菊花告别菊坛之作,从此一心做于伯涛的太太。台下一阵惊叹、惋惜声之后,众人羡慕的眼光齐看向于伯涛。于伯涛牵起筱菊花的手,向来宾深深一鞠躬,表示筱菊花未来将在临城开班授课,免费将京剧艺术传授给家乡子弟。如雷的掌声把晚会带到最高峰,也让于伯涛夫妻的鳒鲽情深,在乡亲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于伯涛拥有如此美眷,自是春风得意,然而他对筱菊花的宠爱,却引起二太太王采伶的嫉妒。于伯涛的元配许韵芝,知书达理,和伯涛是媒妁之言的婚姻。由于许韵芝结婚多年没有生育,于伯涛又娶了出身交际花的王采伶。王采伶进门后,很快地帮于伯涛生了儿子,从此母以子贵,恃宠而 骄。三太太筱菊花原名叫姚可人,可人为偿父债,嫁给对她情有独锺的于伯涛。原本以为一场交易的婚姻不会幸福,没想到伯涛的体贴、仁厚,让可人爱上了他,二人沉浸在幸福甜蜜中。

伯涛有了新人忘旧人,激起采伶的妒火。不但在于母面前中伤可人,并设计陷害,制造可人和师兄丁佑民之间,有不清不白之假像。伯涛起初不信,但经不起采伶的一再挑拨,和于母维护门风之压力下,终于将可人和丁佑民拿下,关在柴房,俟天亮后,移送祠堂,听候公审。

采伶唯恐奸计被识破,连夜放走可人和丁佑民,并备妥船只,将二人送离临城。可人自认清白,不肯离去,丁佑民情急之下,将可人打昏。可人醒来,发现置身船舱,且船已驶离码头,忙命船夫调头。在此同时,伯涛得知二人逃脱,率韵芝、采伶和家丁多人寻来。

韵芝命家丁泅水把船拦下,采伶心虚,刻意阻止,伯涛陷入天人交战。而在船上的可人,见船夫不肯调头,大喊救命。不料已被采伶收买的船夫,却放火烧船,自己跳江泅逃。轰然一声,整艘船火光爆开,熊熊 火光下,可人、丁佑民随着船只残骸消失在江面 六年后,上海霞飞路上“澄园”别墅,车水马龙,贺客盈门,原来今天是于伯涛母亲五十五岁的寿诞,同时庆祝于家乔迁之喜。搬来上海是王采伶多年的梦想,只见她花枝招展地穿梭在宾客中,也许是太兴奋了,一时间,她时空错乱了,彷佛又回到当年交际花的日子 。

钻石豪门 的剧情有谁会知道的嗯?好看的吗?》

挺好的,就是有点长,感觉雪儿太可怜了,特别是在大雪天在外面那段,后来他爸爸终于觉得不应该那样对她,还出车祸死了(一共三十四集)我在百科上粘的,不过我确实看过

第1集

  民国初年,临江县城…  这一晚,大会堂座无虚席,工商大老和地方仕绅全聚集在此,参加“筑堤修坝募款义演晚会”。主办人是大发面粉厂的老板于伯涛,义务演出的是京剧小有名气的青衣“筱菊花”,和她所属的“大江南剧团”。  演出获得空前的成功和回响,也募集到筑堤修坝的费用。县长代表全体县民致谢词,并宣布今晚的演出是筱菊花告别菊坛之作,从此一心做于伯涛的太太。台下一阵惊叹、惋惜声之后,众人羡慕的眼光齐看向于伯涛。于伯涛牵起筱菊花的手,向来宾深深一鞠躬,表示筱菊花未来将在临城开班授课,免费将京剧艺术传授给家乡子弟。如雷的掌声把晚会带到最高峰,也让于伯涛夫妻的鳒鲽情深,在乡亲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于伯涛拥有如此美眷,自是春风得意,然而他对筱菊花的宠爱,却引起二太太王采伶的嫉妒。于伯涛的元配许韵芝,知书达理,和伯涛是媒妁之言的婚姻。由于许韵芝结婚多年没有生育,于伯涛又娶了出身交际花的王采伶。王采伶进门后,很快地帮于伯涛生了儿子,从此母以子贵,恃宠而骄。三太太筱菊花原名叫姚可人,可人为偿父债,嫁给对她情有独锺的于伯涛。原本以为一场交易的婚姻不会幸福,没想到伯涛的体贴、仁厚,让可人爱上了他,二人沉浸在幸福甜蜜中。

第2集

  伯涛有了新人忘旧人,激起采伶的妒火。不但在于母面前中伤可人,并设计陷害,制造可人和师兄丁佑民之间,有不清不白之假像。伯涛起初不信,但经不起采伶的一再挑拨,和于母维护门风之压力下,终于将可人和丁佑民拿下,关在柴房,俟天亮后,移送祠堂,听候公审。  采伶唯恐奸计被识破,连夜放走可人和丁佑民。可人自认清白,不肯离去,丁佑民情急之下,将可人打昏。已被采伶收买的船夫,却放火烧船,自己跳江泅逃。轰然一声,整艘船火光爆开,熊熊火光下,可人、丁佑民随着船只残骸消失在江面。

第3集

戴娇倩饰姚可人

  六年后上海霞飞路上“澄园”别墅,车水马龙,贺客盈门,原来今天是于伯涛母亲五十五岁的寿诞,同时庆祝于家乔迁之喜。  下人前来通报,说外面有一名五、六岁的小女孩要见于伯涛,管家全叔不想打扰老爷,径自前去处理。不巧于伯涛在送客时看见小女孩,出于好奇,伯涛问小女孩找什么人,小女孩说找于伯涛,伯涛笑了起来,问“你认识他吗?”小女孩“不认识,可是我妈说看了这封信,他就知道我是谁。”伯涛“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小女孩“姚可人。”于伯涛整个被震撼住了,于是他把小女孩带到书房。

第4集

  首先他吩附雪儿,不许向任何人提起她妈妈的名字。接着将雪儿交给许韵芝,说是朋友的孩子,由于家里发生变故,必须在“澄园”住些日子。最后他让管家全叔去打听当年的“大江南剧团”现在何方?雪儿嘴里的瑾姨,应该就是可人的师姐,全名叫陈瑾。眼前只有先找到陈瑾再说了。于伯涛交代完毕,全叔连夜南下。  雪儿一副乡巴佬进城的样子,更是激起他们整人的乐趣。尤其是爱眉,把雪儿当成丫头使唤,颐指气使的模样,简直和采伶如出一辙。  全叔打道回府。听完全叔的报告,于伯涛决定亲自走一趟杭州。在破旧的剧团宿舍里,见到了陈瑾,终于解开了他心中的谜团。

第5集

主要角色

  原来可人趁着陈瑾带雪儿去上海时,悄悄离开剧团,没有留下只字词组,想必是不想拖累老友,自生自灭去了…陈瑾说着难过得哭了。于伯涛听完,五味杂陈,毕竟可人是他爱过的女人,既然老天没要可人的命,也许可人是无辜的…但可人为什么不敢见他?有什么不能说的?难不成雪儿不是他的女?陈瑾看出于伯涛的矛盾,直接挑明着说,如果于伯涛对雪儿的血统有所怀疑,不用勉强,她再苦再累,也会让雪儿有口饭吃。于伯涛面子下不来,撂下话,“我于伯涛的女儿怎么可能让她流落在外?”于伯涛回答得大方,可当他回到上海,他又后悔了,因为他实在没有把握雪儿是不是他的骨肉。  怀着这种矛盾的心理,于伯涛对雪儿,有时亲热得超乎寻常,有时冷漠得让雪儿不敢亲近他,喜怒无常。韵芝看出伯涛不对劲,主动关心。于伯涛正好也憋得难受,想找个人说说,于是他把雪儿的身世说了出来。没想他们的谈话被采伶听见。

第6集

  采伶大惊失色,决定先下手为强。于是趁伯涛到外地时,在于母面前,逼全叔把雪儿的事说出来。于母心头一惊,当下决定不想和雪儿有任何瓜葛,怎么来就怎么去。伯涛一听,心想这下也许永远见不着雪儿,情急之下,冲口而出,确定雪儿是他的骨肉,还发下重誓。  伯涛话是说了,却挣脱不了内心的魔障,借口雪儿尚未认祖归宗,不让雪儿改口叫爹。一句“于伯伯”,让雪儿在于家吃尽了苦头。崇伟、爱眉受了采伶的影响,把雪儿看作白吃白住的无赖,雪儿动辄得咎,眼泪往肚里流。采伶更是明目张然地把雪儿当成下人使唤,她的目的就是要让雪儿受不了,自己离开。韵芝看不下去,替雪儿求情。采伶拿着鸡毛当令箭,把责任推到于母身上,韵芝哑口无言,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雪儿被欺负。雪儿受了委屈,还不能说,因为采伶警告过她,如果敢泄漏一个字,就不准吃饭。雪儿的日子就在眼泪中度过。

第7集

  一天,崇伟和爱眉捉弄雪儿时,崇伟推雪儿,却失手把爱眉推倒。爱眉额头裂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采伶趁机大肆嚷嚷,说雪儿被她责备,心有不干,拿爱眉出气,崇伟一旁作证。事实摆在眼前,伯涛不得不教训雪儿,雪儿为自己辩白,伯涛火了,当下搧了雪儿一耳光。雪儿抱着布娃娃哭着跑出去。气头上的伯涛,不准任何人去找雪儿。韵芝见外头风雪交加,于心不忍,出去找人,不料雪儿已不知去向。  大雪纷飞,雪儿想去找妈妈,逢人就问,又说不清楚,只好独自在街上徘徊。雪越下越大,雪儿抱着布娃娃漫无目的地走着,衣着单薄,又冻又饿又累,不知何去何从。  伯涛和全叔分头找寻雪儿,雪儿听见伯涛喊她,本想迎上去,然而那一巴掌却让雪儿躲了起来。伯涛徒劳无功,全叔却在雪地上发现雪儿的布娃娃,看样子雪儿已凶多吉少。伯涛痛苦、自责了一整夜,猛然惊觉,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认了雪儿这个女儿,他发誓,只要雪儿平安归来,立刻认祖归宗。  第二天清晨,雪停了。于家世交邵东林的车子,经过大街时,发现躺在路边奄奄一息的雪儿,急忙将雪儿送回澄园。

第8集

  雪儿平安归来,伯涛如释重负,当众宣布要让雪儿认祖归宗。雪儿一时难以接受,韵芝忙解释伯涛的苦衷,雪儿仍喊不出口“爹”。伯涛没有生气,他愿意等,相信时间可以把伤口弥平。采伶费尽心机,反弄巧成拙,促成伯涛、雪儿父女相认,难掩失落。  雪儿认祖归宗的前一天,生意出了状况,伯涛赶去山东。回程的路上遇上车祸,送医急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命全叔把雪儿带来,叮咛韵芝一定要让雪儿认祖归宗。伯涛在雪儿喊“爹”声中,安心离去。  伯涛意外身亡,于母受不了这个打击,病倒了。采伶抓住机会最后一博,说雪儿命中带煞,先是克死了娘,现在又克死爹。自从她来到于家,于家就乌烟瘴气,不得安宁,要是让她认祖归宗,岂不是要害死更多的人?仍沉浸在丧子之痛的于母,受了采伶的蛊惑,对曾经承诺过的话反悔了。韵芝坚持雪儿必须认祖归宗,这是伯涛的遗愿,全叔当时在场,就是人证。于母、采伶无话可说。  雪儿终于认祖归宗,不过于母有个条件,那就是不准雪儿和其它的人住在同一个屋里,免得犯冲。韵芝见形势比人强,不好再说些什么,赶紧叫雪儿叩谢奶奶。就这样,雪儿进了于家。韵芝按于家辈份,同时保留了雪儿对可人的思念,给雪儿取了个名字,于爱雪。于是韵芝把后院的下人房稍稍清理干净,让雪儿住进去。雪儿受委屈了,认命的她不哭也不闹,韵芝看了更是心疼,嘘寒问暖,亲自做饭给雪儿吃,把雪儿当成自己的女儿疼着。雪儿也感受到这份亲情,把韵芝当成世上唯一的亲人。

第9集

  伯涛百日过后,采伶迫不及待地要求分家产。律师拿出伯涛生前预留在他那里的遗嘱,当众宣读:大意是等崇伟达到法定年龄后,可享有伯涛所有财产的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一分别给了韵芝和于母。采伶不服,照规矩儿子崇伟是唯一的继承人,凭什么把财产分成三份?大房没生一儿半女,凭什么拿三分之一?爱眉怎么什么都没有?遗嘱中解释,面粉厂有今天的规模,许韵芝出钱出力,功不可殁,得到三分之一的股权,受之无愧。律师接着要解释于母的部份,于母把话抢下,说她知道伯涛的用意,不过她年纪大了,这些股子也带不进棺材,将来谁孝顺她,她就把这三分之一的股权给谁。于母话说到这份上,采伶不好再说什么。但她口服心不服,背地里嘀咕着不公平,表面上却越发的对于母孝顺有加。  伯涛走了,崇伟只有九岁,厂里的事,采伶又一窍不通,只有靠韵芝一个人独撑大局。采伶明白,眼下面粉厂少不了韵芝,但又怕韵芝一手遮天,中饱私囊,她必须找个人盯着,全叔是个人选,但全叔未必事事都向着她。就在她苦无对策时,她的远房表哥徐斌出现了。  徐斌和采伶虽是亲戚,家境却有天壤之别。采伶家里穷,为了生计,当了交际花。徐斌家境富裕,俨然就是个公子哥,在徐家最兴旺的时候,他出入舞厅、赌场,一掷千金。就在那时,徐斌和采伶有了一段情。徐家注重门当户对,坚决反对徐斌娶采伶进门,采伶含愤而去。不久,采伶就成了于伯涛的二太太。三年前,徐家生意垮了,徐斌不得不自食其力,一向养尊处优的他吃不了苦,怨天尤人,一事无成,走投无路下,只好硬着头皮前来投奔采伶。  徐斌的出现正中采伶下怀,采伶说服了于母,为徐斌在面粉厂里量身打造了一个副总的职位。天下掉下大馅饼,徐斌受宠若惊,原本以为采伶这辈子再也不会理他了,没想到居然有情有义,这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想到这里,徐斌不禁兴起非份之想,吃过苦头的他,心知肚明,凭自己的本事,再努力也不如抓住采伶这条大鱼。

第10集

  面粉厂的生意在稳定中发展。韵芝下班后,还亲自给雪儿补习功课。雪儿的日子就在韵芝的教诲下,和二房的歧视中渡过…  十三年后  出落得婷婷玉立的雪儿,中学毕业后,在面粉厂上班,担任进出货的工作。崇伟也在于母的坚持下,坐上副总的宝座,徐斌则转任新设立的开发部经理。徐斌心里很不痛快,十几年来,他任劳任怨,为于家付出,可在老太太眼里,居然一文不值。采伶无奈,婉言相劝,说开发部是厂里最有发展潜力的单位,只要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他。采伶这般低声下气,真正的用心只有她自己明白,她要徐斌帮助崇伟,而不是对付崇伟,因为徐斌才是崇伟的亲生父亲。当年她和徐斌分手后,发现怀了身孕,不得不尽快找个人嫁,正好于伯涛在追求她,就这样进了于家的门。第11集

  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采伶也不想让人知道。崇伟成为于氏企业的接班人指日可待,她又何苦和一无所有的徐斌牵扯不清?徐斌却不是这么想的,为了一劳永逸,他要抓住采伶,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和采伶再续前缘,只要他成为崇伟的继父,还怕老太太不买他的帐?采伶和徐斌就在各怀鬼胎下相互利用。  爱眉不爱念书也不喜欢工作,中学毕业后,在家当大小姐,整天无所事事。好面子的采伶,总想着爱眉能上大学,一来可以把爱雪比下去,二来让她颜面增光。于是没经过爱眉同意,她给爱眉请了家庭教师。爱眉不乐意,但一看来人竟然是她所暗恋的物件史俊超时,态度立转。  史俊超,复旦大学的高材生,是个热血青年,对时事很有一番见地。有一回在校外的学生座谈会上,侃侃而言,成了爱眉的偶像。于是爱眉借故亲近,没想到史俊超好像木头人似的,完全没有反应。如今成了爱眉的家庭老师,两个人必须面对面的上课,史俊超总该有感觉了吧?爱眉笃定地这么想。于是她每回上课的时候,都把最漂亮的衣服穿出来,希望能吸引起史俊超的注意,至于上课的内容,并不重要。

第12集

  雪儿虽住在后面的下人房,但进出和其它人是同一个门。一天,在院子里,史俊超捡到雪儿掉的一本书,两人开始交谈,从新青年谈到鲁迅、巴金…越谈越投机,耽误了上课的时间。当史俊超赶去书房时,爱眉大发雷霆。史俊超知道自己不对,忙向爱眉赔不是,总算雨过天晴,却让史俊超见识到爱眉的大小姐脾气。  邵家和于家是世交,即使于伯涛不在了,两家的来往还是很频繁。一次凤春和于母聊起,想让儿子一鹏和爱眉交往,于母还没说话,采伶兴奋地说她正又此意,双方一拍即合。采伶为了撮合爱眉和一鹏,拿爱眉的生日做名目,在“澄园”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舞会。为了让爱眉、一鹏自然交往,双方长辈都没有说破,只当是一般的社交活动。  爱眉得知家里要为她办生日舞会,开心得睡不着觉,第二天上课时,就邀请史俊超参加。俊超婉拒,爱眉不死心,俊超客气的说他不会跳舞,爱眉不信,强迫俊超一定来,俊超笑笑,未置可否。俊超家境并不宽裕,十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父子二人的生活,依赖史父的小吃摊来维持。进入大学即开始半工半读,课余就在摊子上帮忙,参加舞会,对他来说是很奢侈的一件事。虽然爱眉热情邀约,然他拿定主意不去。

第13集

  这一天终于到来,客厅是按照爱眉的意思,布置得很浪漫。爱眉打扮得像个小公主,穿梭在来宾间。崇伟也很给面子,西装笔挺的帮着招呼宾客。邵一鹏来了,只见他一身洋气,潇洒不羁,英俊的脸上带着自负的笑容,一看就是富家子弟。邵家是以买卖地产起家,一鹏的祖父曾为洋务承办,邵家很早就和洋人有往来。对爱眉,一鹏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两人一见面就开玩笑,损来损去,熟悉地就像一家人。可今晚的爱眉却显得有心事,不时地往门口探望,找寻俊超的身影。  俊超正在小吃摊帮忙,似乎完全忘了爱眉的生日舞会。史父催俊超回家温书,俊超把书本拿出来,说他早准备好了,休想赶他走,他要等收摊后父子一起回家。话才说着,有客人来了,俊超前去招呼,一看,竟然是爱雪。由于厂里月底有例行性的盘点,工作量大,爱雪加了班还是做不完,只好把文件的装在资料袋,带回家做。她下了电车,这才想到晚饭还没吃,看见前面弄堂口有一小吃摊,就这样走过来了,没想到会遇上俊超。俊超向爱雪介绍父亲,史父对爱雪印象很好,连馄饨的钱都不收了,还说女孩子走夜路危险,要俊超送爱雪回家。

第14集

  这一厢,一鹏舞技超群,成了舞会的焦点,女孩子们都对他崇拜得不得了。风头被一鹏占尽,崇伟很不是滋味,简直鹊占鸠巢嘛!采伶见状,拉着崇伟到一旁开导“有这么出风头的妹夫,做舅子也与有荣焉,不是吗?”崇伟嘲讽的说“别高兴得太早,怎知道人家看不看得上爱眉!”采伶脸一沉,骂崇伟不帮忙就算了,还扯爱眉后腿,崇伟噤声。  俊超送爱雪回家的路上,两人聊了许多,俊超突然想起,还没问爱雪名字,爱雪淡淡的说“喊我爱雪就行了。”俊超一听,忙问爱雪和爱眉是什么关系?也许是自卑,也许是从小累积的阴影,只要有人问她和爱眉的关系,爱雪向来的回答都是“我们是亲戚。”接着并主动的说“我只是借住在那儿。”。俊超不疑有它,忍不住说“难怪你和爱眉的个性相差这么远。”爱雪笑笑,不想解释。  到了门口,爱雪谢过,转身直奔后屋。当爱雪的身影消失在黑暗时,俊超突然想到手里还拿着爱雪的的资料袋,忙追了上去。不料,爱眉正好步出客厅透透气,看见俊超,喜出望外,拉着俊超进屋跳舞。俊超想解释,却苦无机会。爱眉还笑俊超好学不倦,随时带着数据。  而回到下人房的爱雪,猛想起数据袋还在俊超手里,急忙追了出去。经过院子时,撞到一个人,那人手上的烟蒂把爱雪的衣服烧的一个小洞。来到光亮处,原来那人是邵一鹏。一鹏因为烟瘾犯了,顺便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没想到会遇上美女。爱雪出现,一鹏惊为天人,连声道歉,得知爱雪急着追回数据袋,自告奋地要开车送爱雪去。由于时间紧迫,爱雪没有选择,只好坐上一鹏的车。客厅里,爱眉有耐心地教俊超跳舞;院子里,一鹏驾驶着汽车,载着爱雪悄悄离开。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夜晚会是他们四个人命运纠葛的开始…  车子在街上兜了一大圈,不见俊超踪影,来到史父摆摊子的弄堂口,只见摊子已经收了。爱雪颓丧极了,只好让一鹏送她回去。  车子回到于家大门口,正好舞会结束,宾客陆续离去。当一鹏为爱雪打开车门时,所有的人都惊愣住。有人开玩笑说一鹏突然不见了,原来载女朋友兜风去了。一鹏沾沾自喜,含笑不语。爱雪正要解释时,只见爱眉送俊超出来。俊超看见爱雪,爱雪也看见俊超,二人惊愕之余,不约而同说“我正在找你!”爱眉傻了,一鹏傻了,随后赶来的采伶气坏了。  费尽心思的安排,竟然变成替爱雪作嫁。采伶不甘心,质问爱雪“究竟怎么回事?”爱雪一五一十的说了,回答得合情合理。采伶没法找喳,只好指责爱雪行为随便,和一鹏素不相识,就上人家的车,也不想想邵家怎么看我们于家?爱雪说“您不必担心,我从来没说过和你们是一家人!”爱雪的回答,给采伶找到着力点,和爱雪算了一顿总帐。崇伟一旁看热闹。平常这种场面,总喜欢冷嘲热讽的爱眉,今天竟然一句话也没说,因为她在意的不是一鹏,是俊超,她搞不明白爱雪什么时候和俊超搭上了?

第15集

  爱雪任由采伶辱骂,等采伶骂累了,才说“我可以走了吗?”采伶说“不可以!”采伶要爱雪写下切结书,保证以后不再和邵一鹏来往。爱雪不签,说她不是卖给于家,没有人可以干涉她的自由。此话一出,又惹来采伶的一顿臭骂。韵芝闻声出来,把爱雪带走。采伶骂爱眉“没有用的东西,人都在你眼皮子底下了,还会让那贱丫头抢走!”爱眉哭了,她的眼泪不是为了一鹏,而是为了俊超。  韵芝了解事情的来笼去脉后,没有责怪爱雪,只是告诉她,和邵家结为亲家是于母和采伶长久以来的心愿,提醒爱雪以后别再搭理一鹏。韵芝自从接手面粉厂,十多年来,日夜操劳,得了气喘病,已不再过问家里的琐事。长大后的爱雪也很懂事,受了再大的委屈,宁可自己默默承受,也不去惊扰韵芝。今晚是许妈见采伶闹得太过份了,偷偷通知韵芝前来解围。许妈是韵芝娘家的人,当年随韵芝陪嫁过来,对韵芝忠心耿耿。爱屋及乌,见爱雪被欺负,也很心疼,但身为下人,不便说什么,只好暗地里做些好吃的东西给爱雪。  许妈偷偷对爱雪好,瞒不过于母。于母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拆穿。事实上,这十几年来,于母对爱雪也产生了一些愧疚,又惹不起采伶,只好将就着过。爱雪亦有自知之明,从来不给于母添麻烦,即使一年只有三节可以和于母同桌吃饭,也没有怨言。爱雪的认命、认份和上进,于母全看在眼里,有时忍不住扪心自问,当年她听信采伶的话,没有阻止伯涛对付可人,是不是冤枉了可人?

第16集

  舞会过后不久,一鹏借口烟蒂烧坏爱雪的衣服,买了一件时尚的洋装,硬是要送给爱雪,表达他的欠意。爱雪越想越不安,打听到“邵氏地产公司”的地址,亲自把洋装送还。一鹏不在公司,爱雪意外见到邵东林。邵东林乃于家多年世交,对爱雪在于家尴尬的处境,亦深表同情。如今爱雪长大了,也有能力照顾自己,邵东林为于伯涛感到欣慰。  既然父亲已见过爱雪,一鹏索性表态想娶爱雪进门。邵东林没有意见,一鹏的母亲凤春却不赞成,因为一直已来,她认定的媳妇是爱眉。邵东林不以为然,同样是庶出,相较于爱眉的娇生惯养,爱雪显得成熟懂事,将来一定是个好媳妇。凤春终于说出她的顾忌,担心“有其母必有其女”,爱雪娶进门,会不会和姚可人一样?一鹏不高兴,怪凤春和于母一样迷信。拗不过一鹏,凤春答应去于家提亲。  于母、采伶一听,整个傻住了,原来说好是爱眉配一鹏的,怎么变成那个贱丫头?采伶当下反对,要凤春给个说法。凤春陪着笑脸解释,现在讲究自由恋爱,孩子大了,勉强不来…采伶听不进去,反而质问凤春,爱眉哪一点配不上一鹏?于母怕伤了两家和气,赶紧表态,说爱眉、爱雪都是她的孙女,选哪一个她都没意见。采伶色变,凤春见状,忙找台偕下,说等于母、采伶都商量好了,她再来。

第17集

  于是于母找了韵芝,和采伶婆媳三人开了家庭会议。邵家来提亲,对象竟然是爱雪,韵芝震惊不已,称对爱雪交朋友的情形不清楚,要和爱雪谈过才知道。采伶不能接受爱眉被爱雪比了下去,反对到底。于母却冷不丁地说“爱眉已经有心上人了。”直指对方就是爱眉的家庭教师史俊超,劝采伶别一头热。采伶脸阵红阵白,强辩没这回事。于母要采伶还是先问问爱眉自己的意思再说。  爱眉坦承爱上史俊超,采伶心痛,一路苦心栽培的女儿,居然看上一个穷小子?如果爱眉选择史俊超,她们母女在爱雪面前,将一辈子抬不起头。爱眉不在乎,倔强地说她就是爱史俊超,俊超将来会有出息的…采伶气不过,掴了爱眉一巴掌,爱眉夺门而去,离家出走。  爱眉无处可去,借住在同学李莉家。采伶找不到女儿,打听到史俊超住处,亲自登门要人。采伶三弯四拐地,终于找到史俊超在河边棚屋的家。爱眉当然不在史家,采伶气得抓狂,大骂俊超,叫他家教不必干了,发泄个够才离开。史父看在眼里,劝俊超别自不量力,自取其辱。俊超要父亲放心,他知道什么样的女孩适合作史家的媳妇。

第18集

  俊超口中的女孩,指的就是爱雪。原来自从那晚邂逅后,俊超和爱雪一直低调地来往。爱雪刻意不提家里的事,俊超虽然有些纳闷,为尊重爱雪,他也不问。由于目前还是学生,阮囊羞涩,只能带爱雪去些不花钱的地方。爱雪不在意,俊超说等毕业后,找到工作,会好好补偿爱雪。二人彼此相互关怀、体谅,感情增进不少。  爱雪约会回来,韵芝正在房里等她,开门见山的说起邵家提亲的事。爱雪不可思议,因为她和一鹏连朋友都说不上,就要谈婚论嫁,岂不是太好笑了?韵芝说邵家很坚持,奶奶也不反对…爱雪心生不快“难不成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韵芝反问爱雪是不是和俊超在一起?爱雪没有否认。韵芝被震住。爱眉为了俊超离家出走,搞得家里鸡飞狗跳,如果让采伶知道,俊超也被爱雪抢走,肯定不会善罢罢休。韵芝劝爱雪把俊超还给爱眉,爱雪不以为然,俊超和爱眉根本还没有开始,为什么要用“还”这个字?再说,洋娃娃可以让,衣服可以让,但感情不能让,如果她答应了,就是污辱了她和俊超的感情。韵芝感慨时代不同了,她佩服爱雪追求真爱的勇气,也为爱雪捏了一把冷汗。  爱雪不想让自己成为破坏邵、于两家连姻的罪人,私下约一鹏把话说清楚。一向心高气傲的一鹏,怎禁得起这种挫败?自尊心强的他表面装着很有风度,心里却不服气,凭他邵家的大少爷,竟然比不过那个穷小子?于是他开始调查史俊超,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决定用尽一切力量,让史俊超知难而退。  邵氏地产正在收购一批江边的棚屋,打算改建成大楼,有几户人家不愿接受补偿金,执意不肯搬迁。邵东林很头痛,派一鹏前去游说。一鹏来到史家,屋里只有史父一人。史父态度强硬,一鹏沟通无效,离去时赫然看见墙上挂着俊超的学士照,和从小到大学校颁发的奖状…原来史俊超就住在这里。一鹏当下心念一转,有了想法。

电视剧钻石豪门剧情怎么样演员是谁

钻石豪门演员:刘雪华、陈莎莉、孙兴,戴娇倩、钱泳辰、冯绍峰、蒋毅、蓝燕大概剧情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Powered By DEST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