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应桂馨(应国的活化石)

   日期:2022-01-15 05:39:36     作者:动物百科网    浏览:158    
核心提示:应国的活化石刺杀宋教仁一案的凶手中是没有女人参与的。当时宋教仁热衷于议会民主,为建责任内阁不遗余力,并书生气地照仿西方议

应国的活化石

刺杀宋教仁一案的凶手中是没有女人参与的。当时宋教仁热衷于议会民主,为建责任内阁不遗余力,并书生气地照仿西方议会竞选的模式,公开抛头露面,批评时政,宣传国民党的主张,影响极大,对袁世凯的独裁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袁世凯不得不使出了他的惯用手段,先是拉拢宋教仁要任命宋为内阁总理,遭宋教仁拒绝,后又用50万重金收买,被宋教仁退回,于是起了杀心。

扩展资料:

宋教仁主张议会政治,要建立责任内阁制,这是他的一贯主张。责任内阁,相当于现在德国的政体模式,掌握实权的是总理,这和孙中山的主张并不一致。孙中山主张的是总统内阁制。民国二年,国家稳定了,同盟会联合了其它一些小党组成国民党,名义上孙中山是领袖,但孙中山没有担任国民党总理的位置。

“于是一般同志问我有何办法。我谓事已至此只有起兵。因为袁世凯是总统,总统指使暗杀,则断非法律所能解决,所能解决者只有武力。”

当时黄兴虽然也认为刺杀宋教仁的幕后主使是袁世凯,但是在解决方案上,黄兴又认为现在已经是民国时期,已经是法治时代,不宜动用武力,最好还是按照法律程序惩办真凶。

宋教仁遇刺事件的缉凶

应该是袁世凯主谋,凶手武士英(真名吴福铭)、应桂馨。

应桂馨随即成为第一个被捕的真凶。英租界捕房进一步拘捕若干嫌疑人,经沪宁车站的外国职员辨认,认出凶手武士英(真名吴福铭)。搜查应桂馨家宅,又搜得手枪一柄,枪内余弹两枚,经检验与宋教仁体内取出的弹头匹配。从应桂馨家宅搜出的信件中以及从电报局取得应桂馨发往北京的电稿中,发现国务总理赵秉钧的秘书洪述祖致电应桂馨说过:“毁宋酬勋,相度机宜,妥筹办理。”3月14日,应桂馨回洪述祖的“寒电”电文是:“梁山匪魁四出扰乱,危险实甚,已发紧急命令,设法剿捕之,乞转呈,候示。”3月18日,洪述祖复应桂馨电:“寒电立即照办。”3月19日,洪述祖又电催应:“事速照行。”3月21日凌晨晨两点即宋教仁遇刺不久,应致洪电:“二十时四十分钟,所发急令已达到,请先呈报。”3月21日,应致洪电:“号电谅悉,匪魁已灭,我军一无伤亡,堪慰,望转呈。”等。由此,洪述祖、赵秉钧和袁世凯成为幕后凶嫌。此时经和英法领事交涉,应桂馨、武士英从上海公共租界会审公堂转到上海地方当局中国人自己的监狱。移交不久,武士英吃了应桂馨的朋友送的毒馒头,暴毙狱中。蔡东藩因此在《民国演义》中感叹:“可见中国监狱,不如西捕房的严密,徒令西人观笑,这正是令人可叹了。” 应桂馨在一次劫狱事件逃出后先到青岛躲避起来。国民党讨袁的二次革命失败后,应桂馨开始显露行迹,公开发出请“平反冤狱”的通电。后又公然从青岛到北京向袁世凯索酬,要求袁实践“毁宋酬勋”的诺言,给他勋位和巨额现金。袁本来希望用赏钱叫他离开北京,不能公开授勋,应桂馨却坚持勋位金钱两大条件缺一不可,终于惹翻袁,派出四名大汉追杀。应桂馨得到风声后逃跑,1914年1月在逃往天津的火车上被军政执法处人员郝占一和王双喜乱刀砍死。 宋教仁遇刺案发生后,总理赵秉钧引嫌辞职,不久调任为直隶都督(驻天津)。应桂馨在火车中被杀时,他正在直隶都督任上。他一获应桂馨的死讯,不请示袁就发出缉捕凶手的命令,并在长途电话中向袁抱怨:“应桂馨如此下场,以后谁还敢替总统办事呢?!”一个月之内,赵秉钧在天津督署内中毒,七窍流血而亡。

宋教仁究竟是被谁杀死的?

一声沉闷的枪响,一颗罪恶的子弹,不仅中断了宋教仁的生命,也中断了中国有史以来最有希望纳入世界民主规范与轨道的进程,打碎了无数仁人志士美好的民主梦想。

无论出于何种目的,社会各方都希望尽快侦破宋教仁被刺一案。案件发生时,孙中山正在日本访问,他闻讯后当即发出急电,“望党人合力查明此事原因,以谋昭雪”;黄兴与陈其美各方联络,致函上海公共租界总巡卜罗斯,悬赏万元缉拿凶手;江苏都督程德全、民政长应德闳通电全省各地官吏,协拿凶手,限期破案;沪宁铁路局认为凶案发生在火车站内,有损路局声誉,也主动拿出5000元赏金缉凶……

随着侦破工作的有力开展,原本扑朔迷离的案情真相,如剥笋般逐渐展现在世人面前:身材矮壮、满脸横肉的凶手——原清军武官、山西人武士英被抓。可他并不认识宋教仁,也不知道所杀何人,只是流落上海生活无着,为了1000元大洋赏金,按他人提供的照片,如此制造了震惊天下的“宋案”。一番审讯之后,武士英很快就供出了主使人——江苏驻沪巡查长、中华共进会会长应桂馨。应桂馨曾任南京临时大总统府庶务科长,孙中山发现他品性不佳,为人奸诈阴险、骄横跋扈,将其撤职。此后,应桂馨便来到上海谋职。上海租界巡捕房紧急搜查了位于法国租界的应桂馨住宅,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一位名叫周南陔的警探灵机一动,以计谋骗得应桂馨一名小妾的信任,从一个藏在墙角洞穴中的小箱内,获得大量极其重要的信件与电报。令人吃惊的是,这些电报、信件竟与北京政府有关,牵涉到国务总理赵秉钧、国务秘书洪述祖——此二人乃袁世凯心腹。事关中国政局,缉查此案的巡捕房不得不慎之又慎。但无可更移的确凿证据足以证明宋案确与国务院相连,且临时大总统袁世凯也有推脱不掉的责任与无法洗清的嫌疑。

消息传出,举国哗然。孙中山再也无法安心开办实业修造铁路了,宋教仁遇刺,凭直感,他觉得此案与袁世凯有关,于是他马上结束日本访问行程提前回国。3月25日他抵达上海,当天召开国民党高层干部会议,认为“事已至此,只有起兵。因为袁世凯是总统,总统指使暗杀,则断非法律所能解决,所能解决者只有武力”。宋教仁遇刺时,黄兴正在现场,当时一气之下,就想以同样方式予以还击,用暗杀手段对付袁世凯。后来冷静下来,觉得已是民国时期,国家进入法治时代,不能轻易动用武力,应按法律程序解决。4月16日、17日,应桂馨、武士英两犯由租界引渡到中国上海司法当局,所有与案情有关的证据全部移交。在黄兴、陈其美等人坚持下,上海地方法庭决定于1913年4月25日公开审理宋案。

然而,就在开庭审理前一天,凶手武士英竟在严密的监护下中毒身亡。凶手目的昭彰,显系杀人灭口,以掩盖真相,干扰司法。本已明朗的案情急转直下,再次陷入迷雾与僵局之中。4月25日夜,程德全、应德闳将宋案案情侦查情况及相关证据通电公布。《民立报》、《国风报》、《国光新闻》等全国报纸闻风而动,纷纷发表文章,称北京政府为“万恶之政府”,抨击“政府杀人,政府暗杀人”。一时间,全国各地因刺宋案激发,变得动荡不安。

对于如何妥善处理和解决刺宋一案,国民党内部分歧很大,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此时的孙中山,可谓完全看清了袁世凯集权独裁的真实面目,认为靠法律无济于事,只有迅速组织军队,通过武力夺取政权,才能解决根本问题,他说:“若有两师军队,我当亲率北上问罪。”而以黄兴为首的大多数国民党人则认为,一旦开战,列强就会乘虚直入再次瓜分中国,况且国民党与袁世凯的北洋军队相比,实力远远不及。会议一次次地召开,双方认识不同,各执一端,也就无法制定具体而有力的应对措施。

直接凶手武士英已死,供出的幕后主使人应桂馨万般抵赖,与应桂馨电函往来的洪述祖逃入青岛租界,一时间又找不到赵秉钧授意暗杀的充分证据,刺宋一案极有可能不了了之。

宋教仁是被谁暗杀的

古应国被史学界称为“千年龙之国”。由于龙在传统文化中代表平安和太平,应国又被称赞是“千年平安国”。古应国是黄河长江文明的交融地,其疆域和影响从山西朔州应县、中原滍阳到荆楚孝感应城横跨黄河长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皎口水库大坝东南边有座山叫密岩山,在山北面有个村叫密岩村,在密岩村的东面有座桥叫万安桥。山是清山,村是老村,桥是古桥。

蜜岩村的村名就因村南之山,形如屏幛,岩石嶙峋,群蜂筑巢酿蜜于其上,曰密岩。而村也因岩因蜂而得名,千年未改其号。

密岩古村建村于宋朝,已有近千年,村中百姓多为应姓。查宋、明、清、民历代所修《蜜岩应氏宗谱》中所载,四明的应氏,本是河南省汝南县南顿(现项城县忠顺乡)的名门望族。而鄞州的应氏,则起源于唐长庆年间(约公元820年)的应彪公,官拜明州刺史时,其子肃跟随一同上任到鄞州,后便定居于鄞江。到了刺史的第十二世孙(约1120年宋始南迁时)应高时,迁到了风景秀美的蜜岩村定居。

密岩古村前横着光溪,在水库建造前,四明山的水汇聚而下,水流遄急,要走向鄞江,只有沿山南边而行。所以在村南就修建了石桥——万安桥。

万安桥为石质单孔高拱桥,建于清代,形似半月。桥长20米,宽2.8米,高4.5米,拱跨10米。引道为块石砌筑高路堤,有石阶十级后上桥面,桥面二侧建有石栏板,栏板上刻“万安桥”名。路堤与石拱交接处向外挑出石板,端部为水兽雕刻,共四个万安桥,以青山为背景,远眺小巧秀气,近望小有气魄。虽然由于上游的水库减了桥下流水,使溪滩外露,失去了当年的过水作用,但也不失为密岩一景。 因应氏迁始祖应高至六传分上中下三宅。“下宅于明季时己无所考,中宅亦祗百余家,惟上宅祖文盛公,后子姓繁衍最盛者为仓门,以其地在宅下畔,亦名下宅,非昔所谓下宅。正是上宅最昌盛的一支。”所以蜜岩上宅“桂馥堂”(桂馥意即不忘祖宗)、中宅“崇本堂”、下宅为“中和堂”三祭祖祠堂并非与原来的上中下三宅一一对应,而是“桂馥堂”、“中和堂”皆为上宅一支所建,因上宅人丁兴旺,故与祖堂“桂馥堂”外新建“中和堂”,为上宅繁衍最昌盛者仓门一支所祭,即为应氏仓门祖祠。“崇本堂”为原中宅所建,意在祭祀我先祖天之本。

宗谱曰:“所谓中和,即是天下之大,中也和也,和天下之达道也。又曰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是中和者。自尧舜三代以来,所以为人之理也,盖人之所以为人者,惟得中和之理。人能守此中和之理,而弗失始,可以谓之人夫。中和之理无他敦伦是也,人在天地间,相生为父子,相偶为夫妇,相次为兄弟,相资为朋友,相制为君臣,其名分不可易矣。然必父慈子孝,夫正妇顺,兄发弟恭,朋规友诲,君仁臣敬,其事理不可混矣”。这让人联想起中正——与此地不远的溪口蒋中正来。村落由四条道路连接,学校置于中间,商场设在宅前,文化活动中心“芙峰草堂”(“西山阁”宾馆旁)置于背山傍水富有诗意画境的芙峰山下。消防设施布局科学,现尚存有清代消防帽36顶。上水(天雨)下水(污水)成龙(系统),上与山边水池相通,下与村荷花池(洗马池)相接,再由两条人工大水渠由北向南通向村外万安桥边的蜜岩潭。保证了全村雨天不积水,旱天不缺水,下水畅流去,遇有火警不愁水。细水流村过时,有微风环村旋转的微妙体验。其中值得一题的是荷花池,即洗马池。洗马池是乾隆时新建仓门宗祠“中和堂”时的配套工程。“先祖在建祠同时,于宗祠东南隅,人工开凿池塘,面积数亩与宗祠相齐。一可用作消防,二可调节村落空气,使之湿润,三可用来洗马。池边有石高三尺立于道旁,称上马蹬。池西南有新建下田屋,住有大学士,五头墙,有“见大宾”屏风墙,内设堂前,厢房高阁,专供来客、贵宾下榻。经常有数十骑在池边洗尘。池塘还可用来洗刷家什以及蓄水排水之功能。每当宿雨初收,晓日东升,水光一碧,群峰倒映,亦一胜境。池中一部种植食藕,荷花开时碧水荡漾,金光灿烁,宗祠倒影在池中,使人感觉宗祠建在荷花中,美丽致极,故洗马池又名荷花池。”如今洗马池只剩初始时的三分之一。洗马池的历史告诉我们在这个边远的乡村也曾是一个多么兴旺的地方。

我们去的地方主要是“崇义学堂”,在桂馥堂的隔壁,由旅沪村人应文生与其子应桂馨于其宅右建西式建筑而办。至今此西式建筑还完好无损。应桂馨的家宅在骨架上也基本完好,是罗马柱加雕梁画栋的中西合璧的建筑,在二楼的门上还可以看见应桂馨录王湾的诗:“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乡书何处去?归雁洛阳边。”也许应氏族谱的记录中最有意思的大概就要属应氏贵人应桂馨了。在应氏族谱的描述中,应桂馨是一个天才式的人物,通六国语言,一席五人谈可以一字不落的复述;“促进新学,倾向改革,支持正义,为人慷慨,若有义举赈务,必解囊资助”,“倾向革命救国,后加入孙中山‘同盟会’,广植革命势力,创办《民主报》,鼓舞民气,提倡改革政体。为广州黄花岗之战斗,筹款助械。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时,桂馨与党人,策动‘垌和舰’官兵积极响应。率‘共进会’兄弟与军民光复松江、加兴、平湖、上海等地。光复上海的战斗中,他亲自率领敢死队攻打敌人军火工厂,为革命立了汗马功劳,深为革命党人重用。沪军都督陈其美,特委任他为谍报科长。后又委任徐州督军上将衔,守护战略要地。”甚至有应氏人认为应桂馨是蜜岩风水里该登龙庭因挖暗道而自掘风水的夭折天子。正是这样一个乡里要人,在中国的历史上却扮演了一个并不光彩的角色。

当年袁世凯要称帝,遇上了一个最大的障碍——宋教仁。宋教仁联合各党派组建了新的国民党,在当时的议会取得了组阁的资格,这直接影响了袁世凯当皇帝的梦想。于是袁世凯指使赵秉钧刺杀宋教仁,这个刺杀任务的具体实施者就是应桂馨,开出的酬劳是50万大洋和二等勋爵。1913年3月20日,时任沪军都督府谍报科长的应桂馨物色并指使兵痞武士英在上海车站刺杀了国民党领袖宋教仁,这就是轰动一时的“民国第一案”。应桂馨付给杀手的筹码是一千大洋,改变的却是整个中国的历史。如果宋教仁组阁成功,中国很可能就走上了西方议会的民主制,因为这一套在宋教仁是专业出身,加之他是政治家而非政客,中国前途一片光明,到如今,也该跨过了如今台湾这等混乱的民主进程而进入了更完善的民主社会制度了吧。当然历史并不能假设,就像应桂馨最终没有逃过应有的下场。他被一个古董商告发,越狱后原本还可以活命,却不知时务公开地向袁世凯索要当初的报酬,最后死在袁世凯的刺杀之下。但是对于这个民国第一案出于对尊者讳的缘故,在族谱上是如此记载的:“在这沉沦与上升之间,充满了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上层建筑与下层基础之间的矛盾,中西方文化的冲撞与隔洽,新与旧、开放与闭关的矛盾,理想(空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矛盾。这些矛盾错综复杂,纵横交织。应桂馨就是在这种错综复杂的矛盾运动中活动,他本着国家不遭分裂的宗旨,力争不让外国势力有可乘之机,国家免受大难,也就难以避免生与死的行为选择。1914年12月,袁世凯电召进京,途经津浦线之杨村附近,突遭狙击,遂遇害,年仅三十有八。”

崇义学堂曾先后被改为蜜岩小学、章蜜乡中心学校、宁波地区扫盲学校,曾被日本人作为驻扎地,后来有影片《难忘的战斗》在此地拍摄。至今,“崇义学校”校舍依然完整,曾用作礼堂的广式楼阁梁柱及检阅台依然完整,但部分柱脚和地板已经腐朽。我们似乎很难从当前的景象中想象当年应家兴旺时屋柱装有护套、门前有大石狮大石鼓上马石时候的繁荣气象了。 古应国是西周早期周武王之子应叔的封国,距今已有3000余年。其都城就位于今平顶山市市区。古应国以鹰为国徽为图腾,在古应国贵族墓群中曾发掘出一应国国君王冠上的标志-----白玉线雕鹰,又因古汉语“应”、“鹰”同源通假,故平顶山别称“鹰城”。古应国是中国最早的造酒基地和酒礼文化发源地,堪称“中国酒礼文化之都”。自酒祖仪狄造酒于“汝海之南,应邑之野”始,该地域酒礼文化日益发展并鼎盛于应国时期。应国酒成为周王朝专供礼酒、贡酒,堪称最早的“国酒”。在古应国贵族墓群中发掘的万余件文物中,酒器酒具就有3000多件,大多为稀世珍品,足证当年酒风之兴盛,酒礼之繁华。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Powered By DESTOON